歡迎您的到來,請登錄注冊 哇!繁體版
全本免費小說網 > 女生純愛 > 賴狐貍 > 一劍定相思

第357章 尾聲 文 / 賴狐貍

全Δ本Δ小說,網WwんW.『yznn→w→.com
    已是午夜,迦蘭王的書房內仍是燈火通明。(免費全本小說щWW.YZNNw.COm)

    子午和梓枓分別守在房門兩側,一個護衛慌忙的跑進來說:“有人硬闖皇宮,我們攔不住他,已經往這邊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天太黑,看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聽得門外一個聲音斥責道:“都讓開,我不想再傷人。”

    子午眼前一亮:“你們都撤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切后果我來承擔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見著林蝶衣進來,子午迎了上去,小聲說:“國主受傷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明明身體還在調養中,怎么才幾天的工夫又受傷了。

    “林姑娘走后,國主傷了手。”

    兩人腳下不停,到了書房門口時,子午剛好把事情經過講完。

    林蝶衣才想推門,碧落已經將門打開:“國主吩咐……”

    “讓開……”林蝶衣把她扒拉到一邊,大步邁了進去。

    迦蘭王見她的目光盯在自己的手上,將受傷的手攏入袖中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故意要將我逼走?”

    迦蘭王知道她去而復返定是有原因的,心中有些許期盼,更多的卻是惶恐:“你想起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是我先問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是一國之君,你應該先回答本王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林蝶衣將祭天劍大力的往桌子上一拍:“別用你的國主身份壓我,快些回答我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國主……”璘兒院里的丫鬟站在門外,看著劍拔弩張的兩個人小心翼翼的說,“小王子又驚醒了,哭鬧著不肯睡,奴婢們哄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林蝶衣瞪了迦蘭王一眼,拿著劍往璘兒院里去了,迦蘭王猶豫了一下,也跟著去了。

    梓枓站在門外目睹了一切,自言自語道:“林姑娘的脾氣怎么這樣大,以前連說話都是細聲細氣的。”前后不過一個月,林蝶衣在他心中的形象已經完全顛覆。

    子午哼了一聲道:“以前那是林姑娘身體不好,她可是厲害的很呢。”

    梓枓見他喜形于色,奇怪問道:“師父,你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林姑娘真的回來了,咱們也終于有些好日子可過了。”

    璘兒坐在地上抱著烏狼,已經哭得喘不上氣來,只剩下抽抽噎噎的哼唧,看見林蝶衣卻又開始大哭,甚至哭的更兇,啞著嗓子嚷嚷:“娘親不要璘兒了……”

    林蝶衣心疼的把兒子抱在懷里:“娘親怎么可能不要璘兒,我不是回來了?”

    璘兒哽咽著說:“璘兒……夢……夢見娘親……都不愿意看璘兒……娘親走了不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親再也不走了,娘親一直陪著璘兒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,你乖乖上床去睡,娘親會一直陪著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璘兒雙手拉著她的袖子,靠在她的懷里不肯上床去。

    林蝶衣叫丫鬟拿來濕熱的帕子,為他擦凈了臉,一直抱到他又睡熟了,才重新將他放回床上。

    迦蘭王一直在門口看著,見她出來,又問道:“你可是想起來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要逼我走的?”

    “本王做事,無需向你解釋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想起來,也不用迦蘭王知道。”退回屋內,大力的關上房門。

    碧落等著迦蘭王大發雷霆把林蝶衣轟走,誰知他只是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就邁步往回走。

    林蝶衣望著熟睡的璘兒出神,奶娘陳氏在旁邊不禁感嘆道:“孩子果然更是需要母親,夫人這么快就能把小王子哄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夫人沒能一同回來,小王子每個晚上都哭鬧著不肯睡,國主也是好言哄著。好不容易哄地睡著了,只要一放下卻又會醒來繼續哭,國主只能整夜抱著。白天要處理公務,晚上還要陪著孩子,那一陣小王子又總是生病,國主一天都睡不上一個時辰。”

    林蝶衣心中一疼:“他以后再不用如此辛苦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上朝時,殿下官員以目光相互詢問,已經過了一個時辰,遞折子的人重復了三遍,國主仍然是一副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的表情。

    楊觀墨在上朝前便知道了昨晚的事,暗地里搖了搖頭,示意啟奏之人別再說話。朝堂頓時安靜下來,見國主仍是完全沒有反應,高聲道:“啟奏國主,不如讓大人們將折子都呈上來,待退朝后國主再細看。”

    迦蘭王還是坐在寶座上,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面前的香爐,在楊觀墨又說了一遍之后突然反應過來:“退朝了?”也不招呼一聲,站起來就飛快的離開了。

    官員們一頭霧水,紛紛向楊觀墨打聽情況。

    楊觀墨笑了笑說:“各位大人不妨回家多上香,祈求菩薩保佑國主盡快被原諒。”

    “原諒什么?誰還敢不原諒國主?楊大人先別走……楊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迦蘭王進到璘兒的院子,卻發現母子倆全都不在,問過丫鬟才知道是林蝶衣帶著璘兒去了獨味鮮。

    看著自家主子明顯松了一口氣的樣子,子午只得低垂著頭強忍住笑。

    丫鬟又稟道:“林姑娘說,如果國主有空,請到獨味鮮用午飯。”林蝶衣的原話當然沒有這么客氣,丫鬟可不敢直接轉述。

    迦蘭王想都沒想,便直接吩咐備轎。

    碧落趕過來時,迦蘭王剛剛吩咐起轎。

    這幾天她已經向丫鬟打聽清楚了迦蘭王和林蝶衣的關系,雖然與自己預想的不一樣,但她堅信,既然迦蘭王能帶她回來,那必然還是有希望的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與普通丫鬟一般隨轎,又不放心國主與林蝶衣見面。見轎子越走越遠,只得小跑著趕上去,走在所有丫鬟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璘兒在后院逗弄著鳳蝶一歲大的女兒:“爹爹快來看小妹妹。”

    迦蘭王沒有找到想見的人:“你娘親呢?”

    “與鳳蝶姑姑在屋里說話。”

    王前勇跑了進來,一見迦蘭王匆匆一拱手:“我聽說林姑娘也來了,怎么不見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林蝶衣與鳳蝶從房間內走出來,鳳蝶恭敬的行了禮,林蝶衣如同沒看見迦蘭王一般。

    “兩位姑娘快幫我拿個主意吧,秦掌柜竟然獅子大開口要五百兩銀子做聘禮,我怎么拿得出這么多錢?”

    “五百兩?”鳳蝶笑道,“他這不是獅子大開口,是不想把妹妹嫁給你,尋了個借口而已,你如何得罪他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哪兒敢得罪他呀……不過……不過以前也確實沒對他特別客氣……但是他也不能這么小氣呀,小雨都答應嫁給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婚姻大事要聽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你這樣繞過他這個做哥哥的,與秦姑娘私定終身,難怪他會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還笑得出,兩位行行好,快些給我想想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言相求唄,等秦掌柜心軟了,自然就會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求了他一上午了,是他讓伙計將我轟出來的。一輩子沒受過這樣的窩囊氣,他要是再不同意,我就帶著小雨私奔。”

    “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白先和秦雨同時出現在門口,一個同意一個反對。

    王前勇陪著笑跑過去解釋:“我是說著玩兒的,還不是你哥就是不松口,我也是沒辦法。”

    林蝶衣突然問白先:“你當初迎娶鳳蝶時,給了多少禮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白先抓了抓頭說,“她沒有親屬,自然沒人管我要禮錢,我們成親時只是請大家吃了個飯,都沒有拜堂的儀式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我應該算得上是鳳蝶的親屬了,你也拿五百兩銀子來,鳳蝶得要風光出嫁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拿得出五百兩,你看我們的女兒都這么大了,就別搞這些虛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既然秦掌柜堅持,那我也絕不妥協,你要是拿不出五百兩銀子,我明天就帶著她們離開,保證你天涯海角都尋不到。”

    白先見林蝶衣板著一張臉,說話語氣也是冷冰冰的,只得向迦蘭王求助。

    迦蘭王也是覺得林蝶衣有些沒有道理:“蝶衣,他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閉嘴,這里是我的地方,不用你來做主。”

    迦蘭王竟被訓斥了,場面一下尷尬起來,秦雨偷偷跑了出去,碧落幸災樂禍的等著迦蘭王發威。

    鳳蝶悄聲對林蝶衣說:“你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林蝶衣對她眨了眨眼睛又搖了搖頭,鳳蝶有些明白了,哀怨的說:“其實我也挺不甘心,成個親連套像樣的首飾都沒打一套,真是虧呢。”

    “鳳蝶……打首飾容易,我明天就找人去打。”白先覺得自己都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東家……”秦風聽了妹妹將事情說了一遍之后,立馬就跑了過來,“你別為難白先,我不是真心要銀子,只是王前勇實在沒個規矩……我的聘禮可以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秦掌柜這么說了,王前勇,你還愣著干什么,快見禮呀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對……”王前勇撲通一聲跪在秦風面前就磕了三個響頭,惹得大家笑成一團,林蝶衣卻還是拉長著一張臉上了樓。

    才在屋里坐下,迦蘭王便跟了進來,篤定的說:“你都想起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沒有關系,請出去,迦蘭王。”

    迦蘭王不說話,只是用那只受傷的手抓住椅背輕輕一握,頓時疼的整條手臂都發麻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林蝶衣跳起來飛快的跑到他身邊,捧著他的手看了半天,確定沒有流血后氣呼呼的瞪著他。

    迦蘭王卻是笑的開心,用另一只手將她摟進懷里,不管她怎么掙扎就是不放。

    林蝶衣生氣又無奈的給他擦著額頭上的汗:“都疼成這樣了還有心思笑。”

    迦蘭王握住她的手說:“只要你回來,這點疼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要故意逼我離開?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留在我身邊還會出事,若是再一次失去你,我不知該如何面對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有能力保護自己,無需你再為我煩心,也不許你再替我做任何決定。”林蝶衣戳著他的胸膛,“我非常非常生氣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否則你也不會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讓我難堪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……”林蝶衣又后悔起來,“我不該讓你在眾人面前丟了臉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礙事的,反正他們都知道一切以你為大,你真該看看子午偷笑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林蝶衣笑了起來,又看了看他的手:“還是請個大夫瞧瞧吧,或者回宮去請太醫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沒事,你放心,我做事還是有分寸的。”

    林蝶衣心疼的說:“以后不許再做這樣的傻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外面還有好多人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暫時放過你,回宮立即就要搬回來。”

    兩人再出現時,碧落一下子便感覺到了迦蘭王的不同,冰冷的氣息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溫暖,望著那一雙十指相扣的手,不得不承認自己其實從來沒有過機會。

    而璘兒也是感覺到父母親關系的變化,喜滋滋的扯著母親的袖子說:“娘親,娘親……我也想要個妹妹。”

    迦蘭王替她回答:“好呀,今晚爹爹就和娘親一起努力給你生妹妹。”看著林蝶衣瞬時紅了臉,大家毫不客氣的齊齊笑出聲。

    翌年隆冬,迦蘭王喜迎次子,取名瑹璘珧。一片歡喜聲中,小小人兒卻是不樂意了:“璘兒想要個妹妹。”撅著嘴用手指輕輕戳了戳弟弟肉乎乎的小臉蛋兒。

    林蝶衣將他攬在懷里說:“你將他當妹妹一般疼愛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搖籃里一頭黑發的小腦袋晃了晃,本是睡著的娃娃睜開了眼。那雙又大又圓的眼睛與父親一般無二,一對烏溜溜的眼珠轉了轉,咿咿呀呀的叫著向璘兒伸出手。

    璘兒握著滑嫩柔軟的小手,點了點頭說:“璘兒會把他當成妹妹一樣疼愛。”一劍定相思

    zj190128g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本站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。
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我們舉報

Copyright©2014 全本小說網(www.xbjttq.com.cn)拒絕彈窗 免費閱讀

红袖添香小说网